全球抗疫背景下的國際宏觀經濟政策協調

發稿時間:2020-05-06 09:55      編輯:韓曉昆

  新冠肺炎疫情對全球生產和需求造成全面沖擊,各國應該聯手加大宏觀政策對沖力度,防止世界經濟陷入深度衰退。3月26日的二十國集團領導人應對新冠肺炎特別峰會聲明強調加強全球合作及維護世界經濟穩定,習近平主席參加G20視頻峰會并倡導加強國際宏觀經濟政策協調。發展是解決所有問題的關鍵,開放合作是近幾十年來全球經濟穩定發展的重要動力,要有效應對疫情全球性擴散對經濟社會的影響,必須強調國際宏觀經濟政策協調,促使世界各國攜手解決潛在挑戰,保障經濟社會的穩定發展,這既是人類社會應對危機的歷史經驗,也符合全球化的大勢所趨。

  強化國際宏觀經濟政策協調勢在必行

  疫情全球性擴散的影響堪比國際金融危機,國際社會對全球經濟前景擔憂。IMF首席經濟學家戈皮納特在4月14日發布的最新一期《世界經濟展望報告》中表示,今年全球經濟預計將萎縮3%,衰退程度超過2008年國際金融危機引發的經濟下滑,為上世紀30年代大蕭條以來最糟糕的全球經濟衰退。疫情全球性擴散已經引發金融資本市場大幅波動,美國股市多次熔斷,歐洲及亞洲等主要地區股指都出現了較大幅度調整。雖然股市等金融市場的波動原因十分復雜,但疫情全球性擴散顯然構成了投資者重要的影響因素。與此同時,防控疫情所采取的關閉邊境及限制人員流動等舉措已經對國際貿易投資產生沖擊,全球化背景下世界各國難以獨善其身,采取強有力的跨國宏觀經濟政策協調日益迫切。

  國際宏觀經濟政策協調不僅存在現實的訴求,更有實踐經驗的支撐?;仡?008年金融危機的應對,世界主要國家通過G20領導人峰會倡導大規模財政貨幣刺激政策,當時雙邊及多邊協調極為頻繁,全球攜手一致共渡難關,全球經濟僅僅在2009年衰退一年,而后在2010年便出現快速反彈,國際宏觀經濟政策協調成為2008年金融危機背景下全球經濟較快走出低谷的重要經驗。當然,如果沒有國際宏觀經濟政策協調,世界經濟能否自我快速修復?這一點可以從20世紀30年代大蕭條得到回答。大蕭條期間世界主要國家各自為政,實施貨幣貶值以獲取競爭優勢,采取嚴格資本管制避免資本流出,實施加征關稅等貿易保護主義措施,結果是國際貿易投資大幅減速,世界主要國家及全球經濟經歷了四年多的持續衰退。上述事實突出了國際宏觀經濟政策協調的重要性,當前針對疫情的巨大沖擊,通過強化宏觀經濟政策協調應對危機的呼聲越來越高。

  二十國集團領導人應對新冠肺炎特別峰會已經明確了國際宏觀經濟政策的重點,即承諾竭盡所能,使用現有一切政策工具,降低此次大流行病對經濟和社會造成的損害,恢復全球增長,維持市場穩定并增強經濟韌性。采取迅速而有力的措施,支持經濟,保護勞動者、企業,特別是中小微企業,以及受影響最嚴重的部門,并通過適當的社會保護措施來保護脆弱群體。繼續采取有力、大規模的財政支持措施。支持各國央行根據授權采取特別措施,增強金融穩定,以及加強全球市場流動性。習近平主席在參加G20視頻峰會時強調,要實施有力有效的財政和貨幣政策,促進各國貨幣匯率基本穩定。要加強金融監管協調,維護全球金融市場穩定。要共同維護全球產業鏈供應鏈穩定。國際宏觀經濟政策協調作為歷次危機的應對經驗啟示,已經成為當前應對疫情全球性擴散的重要舉措。

  當前國際宏觀經濟政策協調面臨的新挑戰

  強調國際宏觀經濟政策協調應對疫情影響,成為包括G20成員在內的越來越多國家的共識,世界各國應該加強協調特別是推動G20峰會提出的政策舉措盡快落實。然而,國際宏觀經濟政策的實施不僅與國際形勢有關,而且與各國的政策空間等方面有著密切的聯系。雖然2008年金融危機的應對為當前國際宏觀經濟政策協調提供重要的經驗,但世界主要國家面臨的經濟社會挑戰不同,疫情對世界主要國家的影響存在差異。在此背景下,國際宏觀經濟政策協調必須理性分析當前與金融危機的形勢有什么不同,厘清潛在的挑戰,由此才能提出有針對性的政策重點,實現更加高效的國際協調。

  從國際宏觀經濟政策協調的環境來看,疫情全球性擴散與金融危機存在顯著的差異。美聯儲前主席伯南克認為,這次危機與大蕭條截然不同,1930年代的大蕭條源于人類問題,源于貨幣和金融方面的沖擊,而這次則更像重大的暴風雪或自然災害。和2008年金融危機相比,當前的情況幾乎完全相反,在金融危機中,是銀行體系的問題感染整個經濟,而這次是疫情全球性擴散對經濟的沖擊影響了銀行體系。此外,2008年金融危機之前世界各國開放合作不斷深化,全球化置于國際協調的主流方向,但近年來貿易保護主義抬頭的問題較為突出,逆全球化的現象備受關注,如何營造深化世界各國攜手合作的良好環境,成為國際宏觀經濟政策協調難以回避的挑戰。

  從國際宏觀經濟政策協調的空間來看,財政債務高位運行促使世界各國宏觀政策協調空間大幅縮窄。在經濟社會受到疫情等意外沖擊時,世界各國可以通過宏觀政策協調,通過財政政策工具針對特定領域精準施策,以此實現經濟社會穩定的目的。2008年金融危機期間,美國等世界主要國家債務水平不高,但當前世界主要國家債務負擔大多處于高位運行狀態。美國聯邦債務占GDP比重已經由2008年的62.6%上升到2019年105.5%,意大利、比利時、法國、西班牙等國政府債務與GDP之比也均達到甚至超過100%,財政債務高位運行促使世界各國應對世界經濟風險的國際宏觀政策協調空間顯著縮窄。

  從國際宏觀經濟政策協調的訴求來看,世界各國分化引發國際協調較難就具體政策達成共識。各國經濟社會差異巨大,促使宏觀政策側重點不同,各國對于國際宏觀經濟政策協調的訴求就不同。在此背景下,世界各國雖然認識到國際協調的重要性,但對于G20峰會等治理機制達成的共識,則面臨著如何落實、什么時候落實等挑戰。

  強化國際宏觀經濟政策協調的重點

  盡管當前形勢與金融危機不同,國際宏觀經濟政策協調面臨著新的挑戰,但這并不意味著世界各國難以進行協調,近期G20峰會的召開及聲明的發布預示世界各國不僅有進行國際協調的要求,也有亟待合作的諸多領域。國際宏觀經濟政策協調雖然有著各種各樣的形式,但本質上是為了保障世界經濟的穩定運行。從這個角度看,當前國際宏觀經濟政策協調必須抓住維護世界經濟穩定運行的主題,抓重點、抓難點,既要防范疫情全球性擴散可能引發的系統性危機,又要推動建設國際協調的治理機制,促進國際宏觀經濟政策的常態化溝通協調。

  一方面,推動多層面國際經濟金融風險防控機制,守住不發生系統性風險的底線。疫情全球性加速擴散具有復雜性,對世界經濟金融產生重大不確定性沖擊,部分金融資本市場已經出現暴漲暴跌的現象,金融系統性風險引發世界高度關注,世界主要國家央行通過貨幣互換等手段維護貨幣金融穩定,世界銀行及國際貨幣基金組織需要運用各種工具促進跨境資本有序流動,避免匯率市場等國際金融市場大幅波動。此外,伴隨世界經濟減速及宏觀下行壓力加大,有些地區財政收支矛盾突出,主權債務風險突出,不排除部分國家或者地區面臨債務危機的問題,對此,需推動加強區域或者全球穩定基金的建立和完善,守住不發生系統性危機的底線。

  另一方面,推動G20等治理平臺構建應對疫情的常態化協調機制,促進世界主要國家對宏觀政策進行有針對性的密切溝通協調。疫情對世界各國影響不同,發生疫情的國家所處的疫情階段也存在差異,必須有針對性地根據形勢變化明確不同階段的各國政策重點??紤]到疫情形勢隨時在變化,各國所面臨的問題也會出現動態改變,通過在G20等治理平臺下構建應對疫情的常態化溝通協調機制,可以針對不同時期不同問題進行及時溝通,避免政策出現對沖或者形成對抗,推動各國在匯率、關稅、貿易壁壘及資本管制等方面保持良好的合作環境,尤其是促進世界各國推動產業鏈合作,為世界經濟穩定運行構建良好的體制機制,提振世界經濟復蘇士氣。

  來源:學習時報

怎么找有潜力的股票